咪乐|互动|直播|平台 贝格曼的这本书为何畅销很容易理解,该书叙事节奏快,而且所讲的故事会让贾森·伯恩(《谍影重重》的男主角)惊叫起来。

齐澜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:“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了,在京城查了好几日都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,也只能冒险一探皇上的寝殿了。不过怎么也想不到,那老皇上竟然把密室的入口处放在了浴池的下面,亏我还在那研究他那张龙床研究了半日呢!”

“你不要仗着自己的功夫了得就可以这么玩儿命,你也不想想,你要是就这么死了,谁来保护我,谁来帮我办事?到那时我岂不是亏大了!”贾敏气呼呼的道。

齐澜笑的更加灿烂了,让一边的林如海看着十分的碍眼。

“你能别再傻笑了吗?看着很欠揍!”林如海冷冷的道。

齐澜心虚的收起了笑脸,正色道:“我让人去杭州查那个秦芙笙了,来之前得到了消息,秦芙笙在十日前的夜里突然暴毙,死因不明!”

“那也就是说,如今的这个忠顺王府的小郡主的身子里已经是秦芙笙的灵魂了?”林如海沉声道。

齐澜和贾敏都陷入了沉默之中,为那个无辜丧命的小郡主感慨,颇有种兔死狐悲的感受。

“我们的所有的计划都要提前了,齐澜,你即刻启程去金陵,联系秦欢颜,让她把这些年搜集的甄应嘉的罪证交给你,然后安排她离开甄家!我已经给秦欢颜做了一个新的身份。”林如海从自己书桌的暗格中拿出一个信封递给齐澜道:“这里面是户籍和路引,到时候你安排人送她到西北去!”

齐澜接过那个信封收好,又问贾敏道:“是!主子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“顺便把甄老太君也给解决了吧,她如今活着也是受罪!死了反而是解脱了,接下来咱们对甄家动手也就无所顾忌了!”

“是!那属下就先走了!”说完齐澜就闪身离开了。

“走吧!咱们也该回去歇息了!”林如海拉着贾敏的手出了书房的门,夜色中,一对璧人相偕前行,月光撒在他们身上,泛着一层朦胧的光晕,地上两条长长的影子交叠在一起,分不清谁是谁了!

树下日光浴的白裙女孩

“我已经让万麽麽开始准备聘礼了,万麽麽今日提醒我,去提亲的人选要慎重!”贾敏幽幽的道。

“我不打算去提亲了!”

“什么?这怎么行,这不是公然抗旨吗?如今咱们还没有安排好,还不到跟皇上撕破脸的时候呀!”

“我知道!皇上也知道!皇上更加不想跟咱们闹僵了,不然皇后不会亲自去见岳父了,不就是想要安抚住咱们吗?”

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贾敏挑眉看向林如海问道。

“我让暗影去刺杀忠顺王了!”林如海凑到贾敏的耳边低语道。

“啊!你……你胆子也太大了,这要是被皇上知道了……”贾敏捂住了自己的嘴,怕自己的惊呼声被人听到了。

“知道是我所为又如何?皇上想要控制林家,就绝对不会让我出事!更加不会因为一个原本就打算抛弃的棋子而对我如何!”林如海继续在贾敏的耳边低语道。

贾敏觉得这个话题最好还是回自己房中再说的好,于是就拉着林如海加快了脚步回了山居苑。夫妻二人分别洗漱了之后,躺在了床上面对面的相拥在一起,放下的茜色床帐把他们二人隔绝在一个小空间里。

“夫君是想让那个小郡主服丧,这样至少三年之内这个婚事就别想再提了!”

“没错!皇上和皇后不是需要时间吗?我就给他们时间,三年呢!不知道这皇上和皇后能不能熬到那个时候了!到那时咱们早就身在林家岛了!”

“怎么皇上和皇后的身子出了什么问题了吗?”

“皇后的身子早就被那个叫缠绵的蛊毒给损毁了,如今这两年还是有当初暗二扮的神医才得来的,宫里的消息是托不了多久了。至于皇上他虽然吃过仙丹,身子要比皇后强上不少,但是怎奈有人不想让他活太久,暗中给他下了毒,估计也挺不了多久了!”

“是谁给皇上下的毒?”

“你猜?想想谁不想让皇上活太久?”林如海冷笑一声道。

“是太子!”贾敏震惊的低呼道。

林如海沉默的点点头,贾敏觉得天家无父子真的是太对了,当老子的丧心病狂当儿子的也不遑多让。

“这还真是……皇上想要给自己的其他两个不安分的儿子下蛊,想要通过下蛊来控制咱们林家,这些可都是再为太子日后继位做打算的呀,皇上可从来没有对不起太子过。”

林如海长叹一声道:“皇家的阴司我们又能知道多少?仅一条太子就不想让皇上再活下去!”

“是什么?”贾敏好气的看着林如海问道。

“太子的嫡长子都已经成人,今年都开始议亲了!”

“嘶!不会吧!这孙子辈的都开始参与夺权了吗?”

“我听说太子的嫡长子十分的能干,没有太子那样多的顾忌,所以做事就相对高调了一些,渐渐的就得了皇上的青眼,有意要立他为皇太孙呢!”

“哼!太子这是觉得自己的儿子抢了他的光芒,又来抢他的皇位了!”贾敏冷笑道。

“所以,太子忍不下去了!你绝对想不到太子是通过谁给皇上下毒的?”

“哦?这个人应该是皇上身边很得脸得人吧!”

“没错!就是皇上身边的管事宫女章女史!呵呵说起来,太子还真是下了大本钱了呢,亲自上阵勾引了章女史,并且许了她四妃之一的位置给她。”林如海嘴角的嘲讽更深了。

“我的天呀!那个光风霁月的太子殿下,居然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!还真是看不出来呀,都是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!”贾敏有些气愤太子以这样无耻的方式去利用一个无辜的女子。

“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一方的错!”

贾敏刚想张口反驳,转念一想,林如海说的也没错。的确,若是章女史自己心性坚定,也不会真的成了别人利用的棋子。章女史在宫中多年,知道皇上崩逝了之后自己不会有什么好的归宿,在万念俱灰之时,突然太子向她伸出了手,还给了这么优渥的条件,她很难不上钩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{?article_title?}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,聊人生,寻知己~